■本報記者 茅冠雋 通訊員 蔣維林
  “同為村委會主任,收入相差可達一倍,這是否合理?”今年1月起,金山124個村的幹部報酬在區村務公開網上“曬”了出來,接受各方監督,但也引發了對村幹部報酬考核標準的討論。為此,金山區各鎮調整了對村幹部和村級組織考核方式,加強了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在考核中的權重。區委書記李躍旗表示,考核“指揮棒”轉向後,更加明確村幹部和村級組織的重要職責是創新社會治理,讓百姓更好地享受公共服務,更好地安居樂業。
  每到年底,金山區各鎮(工業區)黨委、政府都會對村黨政正職幹部進行報酬考核。去年,金山年收入最高的村幹部為17萬餘元,為全區均值的近兩倍,比收入最低的村幹部多了近10萬元。對此,有純農業村的幹部提出異議:“考核中,經濟指標占了很大比重。地理位置不同,環境因素限制,有些村‘天生’很難在經濟指標上有所突破。考核如只重經濟指標,有失偏頗。”
  同時,金山區正探索對村委會和村經濟合作社實行“分賬管理”,兩者職能逐步分清。“合作社主要負責集體經濟發展,村委會的工作重心則是社會治理,這在考核標準上也應有所體現。”金山區農村經濟經營管理指導站副站長朱火金說。
  今年,金山區各鎮(工業區)對村幹部的考核辦法都做了一定調整。山陽鎮,經濟指標已從去年的55分減少到了50分,取消了凈資產、招商戶數的考核項目;黨建和社會發展指標從45分增加到了50分,增加了環境保護、精神文明建設、食品安全管理等方面的考核分值。調整之後,山陽鎮各村的村務管理髮生了可喜轉變。每周四晚上,東方村黨總支書記、村委會主任張連忠都會參加“東方星期四民樂隊”的排練。“樂手、觀眾都是村民,排練的同時,我還可以聽取他們對村裡管理服務工作的想法和需求,效果比在辦公室看材料要好得多。”他坦言,根據調整後的考核標準,村幹部必須花更多心思和時間在社會治理、為民服務方面。
  下轉◆3版(上接第1版)而在“農業大鎮”呂巷,村幹部將接受黨群、政法維穩、經濟管理、社會事業、拆違工作、安全生產六方面的考核,其中經濟管理指標僅占10%權重。
  除了照顧好自己的“錢袋子”,村幹部也要“看牢”村集體的“錢袋子”。從去年開始,金山區由農委牽頭,會同各有關部門開展對村級轉移支付資金考核。去年金山區村級轉移支付資金共計8000餘萬元,平均每村得65萬餘元。對這筆資金,重點考核村級組織加強村域管理、維護農村社會安定等情況。“發生生產安全、環境污染事故的,每起扣2到4萬元;發生違法違規占用土地行為的,每宗扣3到6萬元;當年未完成河道疏浚任務的,扣0.5到1萬元”……在《金山區財政對村級轉移支付資金以獎代補考核認定標準表》上,公共安全、社會安定、土地管理、村域管理四大類九個考核項目清晰列明,發現一定情形則酌情扣發資金。新增區級層面對村集體的考核之後,效果立竿見影。據初步統計,今年全區違法違規用地、河道不整潔等現象大大減少,區財政對村級轉移支付資金的扣發金額也將大幅下降。
  “集體‘錢袋子’和個人‘錢袋子’都鼓鼓的,村幹部開展工作才更游刃有餘。通過區、鎮兩級分別對‘兩個錢袋子’的考核,充分體現激勵機制和效益決定分配原則,有助於提高村民幸福指數。”金山區農業委員會主任張亞軍告訴記者。
  (原標題:“指揮棒”轉向社會治理服務百姓)
創作者介紹

好吃餐廳

lk44lkyl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